葳尔叶

窗边月为我留一盏。

© 葳尔叶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截止,以后填坑零晃ABO,不对,确切来说是AB(……

这样叭我也意思意思一下,恭喜大神晃牙喜提五星,评论里留言你们最想看我填哪个零晃坑,哪个坑留言出现得最多我就填哪个。目前没填的坑有:
①ABO A零B晃
②雇佣兵paro
③野良神paro
④星际AU
十四行诗的脑洞在填,HP设明年出本预定,就不划入了。评论截止到明天晚上8点。

小声哔哔

说实话我最大的雷点是总有人习惯把一对cp中的受方柔弱化、“娘”化,或者过度强化、抬高攻方,于我而言一对cp最吸引人的不仅是他们的互动模式,还有他们各自本身所具备的魅力。高傲,叛逆,猖狂,谨慎,甚至神经质,不论这些是好是坏,都是构成他们的一部分。

而且每对cp,不管是相爱还是相杀模式,都有个“核心”,在套某些设定的时候忽略核心去追求所谓的桥段和梗,给人的感觉就像在看套着他们名字的陌生人的故事,那个世界里的他们也不是他们,即使引用再多经典名句台词,词藻再优雅华丽,也仍旧只是展柜里的塑料模型,徒有其表。我向来认为在写某种设定之前该思考的不是这个设定有多好玩多有趣,而是这个设定是否真的适合他们,然后...

「帝幻」地摊文学

地摊文学

帝幻

是给家属 @100%进口原味纯榛子酱 的生贺,我的榛榛生日快乐!

文 叶子

竹醉初雨,较往年来得晚了些,不过总归还是来了。雨势不大,连雨声都稀疏,偶尔有几声落在屋檐上的浅微唏嘘,倒是听得真切。

赌徒输掉了最后的筹码,连雨伞都拿去抵了债。本是连外套都要抵去的,所幸对面的赢家还算仁慈,嫌那洗得褪了色的风衣瞧起来太过廉价,左右推辞,无论如何也不愿收下,索性提笔划去零头,叫他赶紧收拾了东西别再碍眼。然而对一无所有的赌徒来说,收拾一词实在过于讥讽。于是——还剩什么可收拾的呢,破洞内壁里抠不出硬币的钱包、鸟窝般乱糟糟的头...

个人关于零晃的碎碎念

从上半年的UD箱活开始整个人陷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消沉期,那时不仅是对零晃,就连对es也挺失望的。零晃的话感觉大多数人都是因为返礼剧情入坑的,包括我也是,当初还没玩es就被亲友塞了安利,当时的想法便是“卧槽这么真实这么美好的cp是真实存在的吗。”

和亲友也讨论过,零晃最初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两个人是真实相爱的,他们彼此需要彼此拯救,同时又具备着某种默契,也正是这种默契让他们一直没有表达对彼此的感情,直到返礼祭。

晃牙对零的感情,刚开始就像地球上的人仰望天上的星星一般可望不可及,是憧憬与仰慕。但后来这份憧憬就随着成长慢慢深藏起来,并以一种青春叛逆期般的问题发言表达出来——我要超越你,我要击败你。...

「零晃」放逐

放逐

零晃 R18注意

By 叶子

走链接↓
https://m.weibo.cn/3381725810/4270511939001922

weibo图挂了的话看评论区链接

后来好一段时间,每当零提起笔,眼前就会浮现那日的场景,桥上身着白色水手服的男孩儿踮起脚,探出大半截身子,使坏心眼儿般地冲他龇牙咧嘴着,随后迎着他的视线挤出个别扭的笑。男孩儿的白衣倒映在河面上,像极了团坠入水中的云,裹着金色的阳光徐徐下沉,一直沉到他心底。

只一眼,便沦陷在威尼斯的阳光里。

「零晃」宇宙爆炸

宇宙爆炸

零晃

自娱自乐的产物,又名少年晃牙九曲十八弯的烦恼

By  叶子

晃牙原以为他们之间是从不缺乏争吵的。至少直到昨天之前,他还是这么认为的。而今他发现自己错了,错得彻底。

滴答。

白色墙壁上,石英钟里的红色秒针,绕了一圈又一圈,不知疲惫走在这一循环轨道上。从名为零的起点,到名为十二的终点,滴滴答答富有节奏的声响,没日没夜地在房间里响彻着,虽然说不上吵闹,但也谈不上安静。

滴答。

“啧。”

晃牙死死盯着那根秒针,无用功、浪费时间、恼人,这几个词在脑海中飞速闪过,令他没来由的好一阵烦躁,心中好似有团火在烧;又好似有狂风席卷,翻江倒海,无...

目前关于零晃hp设的想法

只是大纲,准备争取分这么几篇完成

斯莱特林前传:涉及零三年级转去德姆斯特朗内因,以及薰的具体家庭情况。

表白篇:晃牙三年级,零四年级回归霍格沃兹,从相识到互相袒露心意。

交往篇:没什么大事的沙雕日常甜饼。

2017生贺《Treasure.》:转折篇,私定终生。

毕业篇:晃牙毕业考取傲罗,零返校就任黑魔法防御教授,二人开始同居。薰遵从家族要求进入政界,阿多尼斯进入圣芒戈就职,凛月代替零继承朔间家业。

阿兹卡班篇:黑巫师袭击案,魔法部借机削弱纯血家族势力,事后零入狱,薰降职,晃牙身为傲罗打前锋身受重伤昏迷不醒(事后主动辞去傲罗一职),涉及sjl狱中生活。

2018生贺《刹那天光》:出...

「零晃」刹那天光(HP paro)

刹那天光

蛇院零x狮院晃

By 叶子

没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挂了,走链接↓

https://m.weibo.cn/3381725810/4263993118118180

我是那折了翼的飞鸟,断了鳍的游鱼,从高空坠落,在海底沉没,溺亡、溺毙。

但我知道我的灵魂终将奔向你。

一个rk星际AU的脑洞

零是宇宙人中最古老的一支,寿命比其他种族都要长,实际年龄也比所有人都要大(真·老头子),零当年在军校期间取得S1级先锋证书,毕业后直接进入上级指挥部担任舰长,参与过十几年前的星际战争,并且为少数的幸存者之一。但由于战后落下PTSD症状,现退居二线担任中心空间中转站站长,每天过着泡茶遛弯睡觉做检查的老年生活。

而且零擅长的是,机甲作战和刺杀行动。

然后想的就是,零PTSD发作的时候,会变成战时的状态,类似当年朔间小零的加强版,战斗力爆表攻击性极强,概括为“地狱洞开,魔王归来”(什么中二发言你且住口)

晃牙是地球人,战争末期出生,长大以后进入军校学习,...

少年人想要的总是很多,比如花间的一壶酒,比如水上的一轮月。既想要策马扬鞭,快意江湖,做那红尘里打滚的风流客,行侠仗义的无名者;又想取笔墨纸砚、丝竹管弦,写一纸花前月下,奏一曲入骨相思。

抖不落尘埃,洗不净铅华。红尘滚滚浪滔滔,最终抵不过岁月苍老,于是斟一壶浊酒,对一轮残月,笑谈当时意气风发少年郎。

文还是会继续写的,零晃也还是会产出的,无料本子也还是会出的,说好的都会慢慢来的,不会停笔的。
收到了一些私聊,很感动,很开心有人因为我写的东西而开心,因为我的某篇文爱上零晃这对cp,谢谢各位的关心和支持。

浅谈爱丽丝梦游仙境

疯帽子的爱,是疯狂大胆,小心翼翼。

一直认为“You are my Alice.”是一句很浪漫的话,疯帽子说过的,爱丽丝,就算你化成灰我也认得出来,你是我的爱丽丝。这句话也许无关情爱,无关其他情绪,但到了泰兰特口中,总带了那么点浪漫意味——那么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又是抱着何种情绪呢,也许是故人重逢的欣喜,也许只是平淡的打招呼,又或许是盼得故人归,内心掀起万丈狂澜却不敢言语过多。

这句话可以带着上扬的尾音,也可以像投入湖水的石子,咚的一声再重归平静,有时又可以是一声冗长的叹息。它的含义非常明了,爱丽丝,爱丽丝,你是我的爱丽丝,无论变大还是变小,无论什么模样,你永远是我的爱丽丝。

而关于“你知...

「零晃」年少心事

年少心事
  
零晃 晃妹注意
    
By  叶子

大神的话,有喜欢的人吗。

课间休息时间,邻座的女孩子忽然就掷出了这么个问题。没有缘由,也没有目的,叫人有些摸不清这句话中的来龙去脉,无端的疑惑起来,在外人看来这明明只是女孩子之间再寻常不过的日常话题,并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但是,不知是出于心虚还是某种原因,如此轻快的一个的话题却叫晃牙红了耳根,像一颗小石子投入了心中的那池湖水,在湖面上漾起圈圈细小波纹,自中心发散开来,再也难以平静。

“没有。”...

[疯爱]经久不衰

经久不衰

疯爱/Halice
 
By 叶子

「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你问我是否有喜欢的人?这真是个奇怪的问题,而我该如何作答呢。也许你把‘人’换成‘帽子’的话,我倒是能和你滔滔不绝谈上三天三夜。从小时候那顶被父亲偷偷藏起来的帽子到给大魔头做的各式各样的礼帽,你能想象到那是多么惊险奇妙的故事。”
  
红发帽匠站在长桌上,踮起脚弓着腰,双眼弯成两道月牙,像极了那只游荡于地下世界各个角落的柴郡猫,那个顽固又...

是和榛的问卷!请关爱人生输家羽风薰!

100%进口原味纯榛子酱:

是和我叶一起玩的文画手合卷! @葳尔叶 
合在一起的时候我已经笑爆了hhhhhhh
大部分都是灵魂草稿,内含崩坏、流血(?)镜头请注意。
薰薰或成最大输家(???

「零晃」纠缠不清

纠缠不清

零晃 R18

By  叶子

链接走 ↓

https://m.weibo.cn/3381725810/4175205461435965

「看板组生贺」夜航

夜航
     
By  叶子

长夜降至。

城市上空,掠过一点星火,自遥远的天际而来,在茫茫夜空中划出条意味不明的轨迹,随后就直直坠入了地平线的另一端,转瞬即逝,毫无预兆地撞进视野,又毫无预兆地逃离。午夜时分,狂风划破空气猎猎作响,最后一趟航班也终于落了地。晚风穿过大厅,将人们呼出的二氧化碳悉数吹散,于是好不容易稍微升高的温度就这么又被降了下来。十一月,秋冬交汇的时节,还未来得及好好感受独属于秋季的温暖,冷空气便已南下席卷了这座城市...

「零晃」细雪(上)

细雪 (上)
   
零晃
   
By  叶子

自伦敦归来的第一年。
  
同样是岛屿之国,比起阴雨眷顾的英格兰,日本的冬季倒是来得更猛烈直白。北风呼啸着从耳边吹过,刮过枝头带下一片积雪,恰巧落在肩头。于是晃牙的驼色风衣被这点融化的雪水濡湿了一小块,在肩上留下由深棕色围成的斑斑点点,像极了有时Leon留下的口水印——不过这二者之间也并没有太大区别,一个是积雪融化后留下的,另一个是爱犬黏糊糊的唾液沾湿的。无论是哪种,外套被打湿...

「零晃」一期一会

一期一会

合志解禁啦,谢谢大家!

零晃 

By 叶子

你是三月落在站台边的樱瓣,六月海面吹拂的风,九月山林间的红叶,与十二月路灯下飘摇的雪。

一期一会。

Part Ⅰ. 春

当微醺的春风携卷第一瓣白樱落在窗台,候鸟南归掠过碧蓝天空,向这座城市昭告新一季轮回的开始,他亦从漫长的梦境中苏醒。从冬末过渡到初春,时间好似过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整个世界都已天翻地覆;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兜兜转转一个冬季又再次停驻在原点。窗外的阳光穿过百叶帘的缝隙投射,将床头上两人的合照晕染一层温暖的金色光辉。...

「零晃」界限

界限

零晃 俺零x奶狗

@100%进口原味纯榛子酱 的生贺,榛生日快乐!

By  叶子

喂,我喜欢你。

被憧憬的前辈告白了,这样的,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此时晃牙正躲在一片树荫之下,翘掉了下午的国语课,面朝太阳落山的方向。午后的阳光穿过茂密枝叶间的缝隙落在脚边,恰好照亮了鞋尖的那一小块白;明亮的光被反射,迎着视线所在,就这么直直撞进了眼底;而头顶的树叶也像这缕阳光被闹醒了一般,在微风中摇晃着投下斑驳的影,晃得他有些睁不开眼。

明明已经是初...

「零晃」占有

占有

零晃  R18

By 叶子

纯粹的三专的妄想产物,链接走↓

https://m.weibo.cn/3381725810/4153806210238931

[疯爱]无梦之梦

无梦之梦

Halice/疯爱

极其我流的短打

By  叶子

谁又能分清幻想和现实呢?
          ——《爱丽丝梦游仙境2》

整个世界就是一个莫比乌斯圆环,无论被扭曲还是颠倒,无论你前行还是后退,终会回到最初的原点,循环往复直至终焉。

你所遇见的,擦肩而过的,失之交臂的,终将以另一种方式与你重新相见。
    
 ...

栗川:

HistoryPics:

“保持冷静并继续生活”- 二战中,伦敦市民依旧气定神闲地在被炸毁的图书馆中浏览书籍。

- 绅士风度绝不是拿腔作势,骨子里的自信和坚强是必要的。

「零晃」As long as you love me. 01(ABO)

As long as you love me.

零晃

ABO  A零xB晃

By 叶子

「I've tried to hide it so that no one knows.」
我试着把感情隐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知道。

「But I guess it shows.」
但我无法不流露真情。

Chapter 01.

所以,该如何呢。

拍摄休息的中场,零瘫在躺椅上,撑着脑袋百无聊...

「零晃」摇摇欲坠 01(雇佣兵paro)

摇摇欲坠
 
零晃 雇佣兵paro
  
By 叶子

我在风暴中心,我跌落云顶,我身处地狱。

Chapter 01.

如果世界是一面双面镜。

有人看见了光明与希望,白鸽衔来自由女神头顶的圣月光,引领着他们向前;有人看到了黑暗与糜烂,鬼魅于深渊之中吟唱蛊惑人心的歌谣,牵引着他们下坠。有人宣扬所谓浮于表象的真实,就必定有人站出来撕碎谎言;有人说他们看到的是盛世天堂,但有人说,他们看到的是业火炼狱。一面镜子,两个世界,人们于那条唯一连接彼此的丝线上,背道而驰,奔向截然相反的尽头。

还有一类人,...

「零晃紧急夜场90分」打情骂俏

打情骂俏

零晃紧急夜场90分

By 叶子

每个人的青春中,都有那么一笔最想要抹去却又深埋心底,在每一个辗转难眠的午夜时分细细回味的回忆。它可能是苦涩的、甜蜜的,细细咀嚼来五味杂陈;也有可能是幼稚的、可笑的,时隔多年再回首,不知该羞还是该恼;可能靠记忆去维持,靠物件去怀念,是有形或者无形。

而对于大神晃牙来说,如果有什么是他青春年少最不堪回首的,大概就是此时此刻了。

身边的某个混蛋懒洋洋地翘着腿,好整以暇地坐在棺材上,脸上是他再熟悉不过的表情,尽管有额前的那缕黑发作为遮挡,仍是掩盖不住那双赤色眸子中闪烁着的调笑意味。那人修长的手指夹着一张照片,逗弄般地在他面前来回挥动着单薄的相纸,最后...

杂谈

二刷简爱后果然觉得,依旧说不出的喜欢这本书。感觉就像,啊,原来那个时代英国的男性和女性,根据境况的不同大概是这样或者那样。但简的话应该是那个时期英国的典型女性特征的一个集大成体。她们追求独立平等,成为一个“真正独立的女人”,而不是成为所谓爵位或金钱名誉男人的附庸,在爱情上追求心灵上的契合,灵魂上的共鸣。

就像赫本的小黑裙,美国的百老汇,永远是一个时代的经典。

她是典型的,一位站在过去与未来交点的英国女性。但也许,真正的英国女性也许就是如此模样了,曾经日不落帝国的光辉在她身上从不褪去,双眼里闪烁着自尊与智慧。她既新潮又守旧,活泼又古板,傲慢又平和,勇敢又怯懦。而她始终只是一个女性,最普通不过...

1 / 2
TOP